你从一座叫“我”的小镇经过,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。

  昨天下午,在“晓书馆”的揭幕式上,高晓松用他写的歌词作开场白,和?;ǚ晌璧牧间疚幕帐踔行牡摹按笪荻ァ毖藕耪嗯?。

  高晓松还是那个高晓松:中长发,黑框眼镜,鞋带半松。

  看得出,他非常高兴和得意,摇着《晓说》里同款纸扇,指指窗外,“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做了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,?;ǘ继崆翱??!?/p>

  而明天起,“晓书馆”就正式面向社会公益开放了。数十个4米多高的书架上已经摆好了高晓松指导挑选的书籍,整整5万册,以文艺和学术类图书为主。

  高晓松筹办晓书馆,在2016年底就有蛛丝马迹?!断善嫣浮纷詈笠黄?,已经是北京杂书馆馆长的他微博发问:“下个摊子支在哪里?”

  直到去年,高晓松才在节目中透露,杭州有一个大师设计的“神奇的建筑”,让他心向往之,所以“第二家要开到杭州去”。

  这座神奇的建筑,就是良渚文化艺术中心,由日本著名建筑大师、普利兹克奖得主安藤忠雄设计,大家都亲切地称它为“大屋顶”。

  时隔半年,梦想成为现实,晓书馆正式开张。

  昨天下午,应邀前来的人们欣喜地发现,百余棵染井吉野樱围绕着“大屋顶”绽放,正如邀请信函上写的那样,“暮春三月,春服既成。喜见径草晴翠,山樱如雪,趁取雅集于晓书馆,盼君莅临。愿以诗书相亲,学以聚之,问以辩之?!?/p>

  “笑得话都说不出来了?!笨皇缴?,高晓松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,因为“晓书馆”象征着梦想的实现。

  他说:“我前半生,是在‘比划’,走南闯北、闯荡江湖。认识了很多人,那么后半生,就让我用到这些积累的人脉资源,开书馆和做研究将是我人生下半场最重要的事情。现在终于做了这件事情,对自己也是一个很好的交代?!痹谝院蟮娜兆永?,他希望“晓书馆”可以走得长一点,一年两年,陪着爱书之人。

  那么,高晓松都为大家选了哪些书?

  记者在书架上看到浙江人民美术社全套的《古刻新韵》,上世纪80年代浙江文艺出版社的《西湖竹枝记》,还有英文原版的詹姆斯·乔伊斯名著《尤利西斯》等等。

  新诗、古文、小说、绘本,读者都能够在晓书馆寻得踪迹。

  “晓书馆以阅读为主,做文化公益,提供的是一个舒适的阅读环境,会选择最值得读的书?!备呦伤?。

  而收藏了线装明清书籍、晚清民国期刊、西文图书、名人信札手稿等各类文献多达100万册的杂书馆,则是以收藏和学术价值为主,这在高晓松看来,“其实并不是一个很适合阅读的地方?!?/p>

  “未来晓书馆的功能会做得越来越细致?!鄙砑姘⒗镉槔终铰晕被嶂飨母呦?,还揭晓了要把“黑科技”带入阅读,比如凭芝麻信用分借书;以及关注阅读公益的“伴读者”计划,将不定期邀请著名作家、学者和艺术家们驻馆,与读者面对面。

  昨天,到场嘉宾除了新任馆长高晓松,还有著名作家麦家、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等数十人,麦家和刘斌都已经应邀成为了第一批伴读者。

  很多人知道,麦家也在杭州西溪湿地开设了一间“理想谷”公共空间。这位与高晓松共通文人情怀的作家说:“我们每一次相聚,其实都是遇到更好的自己?!?/p>